台湾新闻

栏目分类:

村民纪念父亲去世只摆200元酒席,陕西宝鸡红白

  “从前过事太麻烦,样样都要花银钱。有了红白理事会,服务把关不浪费。”这是记者最近在陕西宝鸡市千阳县张家塬镇王家庄村采访时,村妇代会主任李寅菊即兴说出的一段快板。从2015年起,宝鸡开始在市、县(区)、镇每年分别重点抓3个村庄,建立村级红白理事会,由村干部、老党员、退休老干部和乡贤能人等加入,倡导婚事新办、丧事俭办、厚养薄葬、勤俭节约、文明理事的社会新风尚,对婚丧嫁娶的招待范围、办席标准、规模上限、烟酒档次、车队乐队等作出明确规定。在红白理事会的倡导下,孝悌和睦的家风、淳朴和谐的村风正在回归传统当地农村。

  “搭台演戏、唱歌跳舞、乐队助阵……红白喜事‘热热闹闹’的景象”,以及因“办一场筵席欠一屁股债、农民群众的人情负担不断走高是‘习以为常’” 的现象,其实也不仅仅是宝鸡市农村的常见情景,在全国各地都程度不同地存在。诚如宝鸡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马鲜萍所说,农村借生子、当兵、乔迁、入学、祝寿、买车等为由头大办宴席,讲排场、比阔气,带坏了村庄的风气、影响了村容村貌和勤俭持家的传统美德。

  诚然,对于农村每逢红白喜事都要来“热闹”一番的做法,也不应简单否定或者一棍子打死,毕竟这也是一种文化习俗和文化传统。问题在于“热闹”得有点过,在有些地方则是太过了。因此,无论是从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目标来说,还是从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角度讲,甚至从保障每一户农户、每一个村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路上不掉队的要求考虑,我们都应该采取必要的举措,刹一刹这股歪风,规范农村的红白喜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宝鸡市建立村级红白理事会并提供把关服务的做法值得倡导。

  由村级红白理事会来全程把关服务,因其公开、平等而从根本上抑制了村民相互攀比心理的滋长,从而消除了讲排场、比阔气之风的蔓延,还农村红白喜事一个节俭、热闹、文明的传统环境。今年4月的一天,是朝阳村村民雷玉涛父亲去世3周年的日子。他们一家接受红白理事会的建议,最终的花费只有一桌酒席,200多元钱。难怪雷玉涛动情地说:“理事会倡导移风易俗的新风尚,既保留传统又不铺张浪费,我们也尽到了孝心。我打心眼里认同红白理事会。”目前,在宝鸡全市1729个行政村中,已经有70%成立了红白理事会。由于理事会的积极参与,仅今年以来,宝鸡累计遏制了400多起铺张浪费事件,为群众减负6000多万元。

  如果说,举办红白喜事是一种保持生活的“仪式感”的话,那么,真正的生活仪式是人的内心与世界之间的一座桥,带来的自我暗示理应让人更加专注认真,也更能体味日常中的趣味与美好。然而,如果办红白喜事最后给村民带来的只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以及由心理不平衡引发的怨气,那么又有什么“趣味与美好、怀念与感恩”可言呢?让农村的红白喜事回归传统和初衷,保持其应有的生活仪式感,让仪式感发挥承载文化符号的功能,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记者 彭薇

  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近日揭晓,入选的“上海榜单”有两名:除破获多起电信诈骗案的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支队长韦健以外,还有一名上海律师获得这一最高奖项——他是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合伙人吕琰。

  38岁的吕琰已有16年律师执业经历,在金融法律服务领域取得骄人业绩。他和所在的团队曾为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在境内外投融资高端法律服务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但这位“金牌律师”此次入选年度法治人物,不是靠打官司,而是因为“公益牌”。

  “做律师首先应该找准定位,我们既是法律服务者,更是法治建设者。”在颁奖礼上,吕琰感言:通过行业组织和公益平台,希望给更多困难群众提供律师志愿服务,也帮助更多社会志愿者走上法治轨道,“创新社会治理,保障公平正义,正是我们律师在新时代的责任和使命。”

  “只有做公益能让人的心灵真正放松”

  如今,吕琰是1000名自闭症儿童的守护者,也是100个志愿者组织的法律顾问。认识他的同事朋友都说,他善用法治思维表达公益情怀,用志愿者精神带动行业发展。

  或许对你来说,工作之余的放松方式是看书、聚会或运动、睡觉。作为一名业务繁忙的金融律师,吕琰却一直把公益事业当作最好的“休闲”。他说:“只有做公益能让人的心灵真正放松。”

  “吕律师,我们的自闭症家委会经营了一个淘宝小店,售卖孩子亲手制作的杯垫、图画等,遇到了麻烦。”有位家长曾告诉吕琰,买家在货物送达后,拒绝支付尾款,还发来攻击短信,让他们无所适从。吕琰仔细分析其中可能存在的法律问题,提出处理意见,建议保留证据。这起纠纷得以圆满解决,为家长挽回损失。

  吕琰和自闭症儿童结缘,要从一个热线电话说起。2012年底,他和一些年轻律师承担团中央试点项目“12355”青少年公共热线平台志愿者的工作,每周轮流接听电话,帮助处理外来务工子弟、贫困儿童、自闭症儿童等家长求助。从那以后,他聆听和接触了许多自闭症儿童家庭。恰恰在那段时间,他的女儿出生了,在享受为人父的幸福感时,他每次想到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自闭症儿童家长时,内心痛苦,“将心比心,都是当父母的,谁不希望有个健康活泼的孩子。既然不幸发生了,就力所能及多帮他们。”

  “律师履行社会责任应该更贴近群众需要、更接‘地气’。”吕琰说,青少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作为律师,更应该发挥一技之长,服务弱势群体。

  “公益不是一个人做,要大家一起做”

  在上海慈善义工总队、市司法局和市律协的支持下,吕琰组建了上海在自闭症领域的第一支专业法律志愿者队伍——“上海青年律师志愿服务自闭症家庭慈善义工队”,吕琰担任队长。参与到法律志愿服务的人数已从最初的50人增加到现在的百余人。通过党团共建等方式,来自司法行政、法院、检察院、交警等青年法律工作者不断加入。

  投身公益后,吕琰一直有个信念:“公益不是一个人做,要大家一起做”。他带领团队参与发起“星星伞-自闭症家庭关爱项目”,通过法律咨询、音乐康复、心理辅导和募集善款等多种方式,服务上海2万多个自闭症家庭。开展外来务工子女“尊严日”圆梦行动,帮助他们实现心愿。号召组织更多的青年律师捐助云南失学儿童、开展“支教接力”活动,帮助失学儿童回归校园完成学业。

  2014年,为发动更多律师服务自闭症家庭,吕琰组建了全国首个“关爱自闭症家庭律师义工队”,这支队伍同时延伸服务于低保人员、下岗工人、孤寡老人等多个困难群体。

  吕琰坦言,做公益和律师业务工作时有冲突,但自己觉得“很值”。在他看来,自己事业发展取得一定成绩,很大程度上源于社会各方支持,他希望有机会对社会感恩和回馈,尤其是帮助弱势群体。

  帮助志愿者组织建章立制

  八年前,吕琰带领的团队与上海市社会福利行业协会签约,受聘成为其义务法律顾问,修订《上海养老院入住合同示范文本》。正是这项工作,让吕琰意识到,志愿者组织对于法律服务的迫切需求,而服务好志愿者组织,对公益事业法治化发展十分有意义。

  从那时开始,吕琰带领团队先后与浦东养老公益促进会、浦东慈善基金会、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团市委青年家园等多个公益平台合作,提供法律支持,为这些公益组织进一步完善组织规章、服务流程、合同文本提供专业法律建议。迄今为止,吕琰和团队为近20万名社会志愿者提供法律支持,覆盖的受助群体超过100万人次。

  从自己做律师志愿者,到给千万名志愿者当法律顾问,从一个人努力,到推动律师行业整体参与。一路走来,吕琰坚信,只有坚定法治信仰,坚持法治思维,公益的道路才能越走越远。

  目前,吕琰和他的团队正在筹建自贸区第一个多语种律师志愿服务窗口,已有几十名拥有涉外法律服务经验同时具有外语特长的律师入库。将来该窗口将设在自贸区服务大厅内,为有意向前来自贸区投资、创业的企业和创业者个人提供咨询服务,同时也为自贸区内入驻企业及其员工提供法律咨询。“做公益也要服务大局。”在吕琰看来,服务上海自贸区建设,上海律师志愿者义不容辞。

  题图来源:上海市司法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