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

栏目分类:

村委会白吃一顿万元大餐,名曰给党做生日,公

  这是前些天披露的一则奇闻,去年“七一”那天,正值党96周年大寿嘛,于是北方一个村委会,便摆了一回“庆生宴”。那可不是每人吃一碗寿面那样清淡呵,一桌人除豪菜精肴外,还吃掉了白酒2瓶、啤酒15箱外加好烟5条,一顿吃掉了12597元; 最奇葩的,是这万元酒肉钱,居然一文不付,打了一张白条给餐馆老板了事。你去查他吧,他说这是“给党做生日”呀,师出有名,吃得“主旋律”呀!

  一个吃字,已经缠绕了我们多少年,公款吃喝,胡吃海喝,在过去的年代里,早已成风气。“贪吃”已经成了某些官员的通病标配。近日披露的原东莞市地税稽查局长翟宝山,短短两年,“亲赴”饭局近千次,每天二到三场不说,最多一天竟达5场——“天天上午就问晚上安排了吗?为什么上午问呢?因为下午再约就来不及了,中午的酒昨天就已经约好了”,这是翟宝山的自白——翟局长落马之后,查他的工作笔记本,那上面哪有什么工作内容呀,大多是与吃有关:这千顿饭局,既有公款宴请,也有私人埋单; 既有管理对象宴请,也有老板朋友做东;既有在企业餐厅,也有在私人会所;既有大场面,也有“小范围”。均发生在十八大之后,均发生在八项规定之后,可见一个“吃”字的顽固不化——翟局长的两年千宴,据说是“滥吃”,吃得没有名堂,但文首那个村委会不同呀,他是借“七一”而吃,假党庆而吃,算是精心设计,巧立名目吧!

  说到这个巧立名目,借机而行,则想到了近来方兴未艾的“红色旅游”。本来,到党的历史遗迹,革命的传统所在,去接受“初心”的教育,接受灵魂的洗礼,搞一点党组织活动,听几堂现场教学的党课,这是一件好事。但正如中央党报指出,却有了一些变味,比如出现了“南方朝北方跑,北方到南方吃”的怪状。有的单位,出行之前,先做功课,看“红色景点”附近,有什么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可以“一并游览”,其意不在红色文化,而在于山水风光呢!有的部门,设计了“沿线游”,中途下来好几个名胜古迹,叫做“顺道而行”;有的支部,说是到革命圣地上党课,那么“党课”上了没有呢?原来“在车上讲了20分钟”,下车便尽情游览,报账时赫然“组织生活”;有的学习班,人人穿上红军服拍个合影,快门响后,忙不迭换下扔成一堆“处理”掉,那真是“一次性”的挥霍啊!至于一路的“吃”,那更是“无可避免”,当然也是公款甚至党费报销了。

  从假借“七一”吃喝,到某些红色旅游中的异味,提出的并不只是具体问题上关于“严禁”的重申,这些新的动向,表明了八项规定的落实,并不是历经六年就可以“鸣金收兵”。纠风之所以“永远在路上”,是因为多年以来的不正之风已成为某些官员的“生活方式”,深入到“习惯”中,甚至“融化在血液里”,那样顽固,那么“坚韧”。他一方面抱怨“官不聊生”“做官毫无意思了”,另一方面又“水来土掩”,变着法儿,甚至假借堂皇的理由,来一个歪风的变种,给你几个“名正言顺”的软钉子。不正之风的回潮,奢靡之风的“涛声再起”,现在总体上并没有发生,但是林林总总的“假借”,多式多样的暗度陈仓,却在悄然而行。比如假借“七一”而胡吃海喝;比如“红色旅游”中的某些变味,都要求我们不断警惕和剖析八项规定施行六年后在新形势下的新动向、新倾向和新变异!

  一个不被比亚迪承认的神秘中间人——李娟,在过去近3年时间,从上海到伦敦,串联起数十家广告商,砸下数亿元营销费用,为比亚迪做品牌推广,最后在比亚迪拒绝埋单后,向警方“报案”“自首”。

  那么,为什么给企业做品牌推广,企业却拒绝支付广告费呢?涉事企业比亚迪先后三次发布声明称,李娟冒用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伪造比亚迪多枚印章,以比亚迪名义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这就奇怪了,一家在过去3年时间里被数十家广告商进行品牌推广宣传的企业,竟然说不知情,可能怎么也无法令人置信——一次两次还好说,整整3年呢,谁信?就算这些广告全部发布在边远山村,有3年时间打底,也会传到企业的耳朵里。如果真的不是企业安排的,就应当出面了解和干预,避免带来负面影响。人们不免怀疑,个中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也许,透过案件过程来看,确实有一种理不靖头绪的感觉。李娟、广告商、神秘人、比亚迪公司工作人员,甚至还有“被合作”的阿森纳足球俱乐部,整个乱成一锅粥。但是,仔细想想,也不是毫无头绪。头绪的入口,或许就是比亚迪公司。

  为什么要选择比亚迪公司,而不是李娟?因为,李娟作为“第一当事人”,一直在明处,所有的“故事”,也都是由她来串联的。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说什么都不可能得到别人的信任,都需要对她的话提出质疑。因此,必须通过其他渠道、其他方式、其他手段来证明李娟的话是对的还是错的,真的还是假的,来撕开缺口。

  而广告商是被害者,对他们来说,支付属于他们的品牌推广费和广告费是第一位的。钱拿到手,也就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而应当支付这些费用的,自然是谁得益、谁掏钱。如果李娟愿意掏,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她没有这样的实力。神秘人掏,到现在为止,神秘人到底是谁,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外界可能无法知晓。神秘人背后是否还有“高人”,有“幕后指挥者”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所以,解锁的钥匙只能是比亚迪公司,而不是其他人。其他人解决不了,也不可能解决。

  比亚迪公司如何来解决这一问题,无非就是两条路。一是证明确实与自己无关,自己也确实不知情;一是承认与自己有关,或即便没有关系,但愿意根据品牌推广与宣传情况支付相关费用。要想证明前者,难度比较大。就算可以证明与自己无关,但绝对无法证明自己不知情。如果想去证明自己不知情,结果很可能是越描越黑。外界甚至会认为,这些亿级广告“骗”案,是比亚迪精心策划的一次“乌龙案”。

  与其这样,不如静下心来,想想解决的办法。令人欣慰的是,比亚迪公司已经表态,愿意与相关公司沟通,并按照警方针对事实和金额的核查认定,与相关公司商讨合理解决方案。欢迎相关公司联系比亚迪,当面沟通,并由比亚迪集团采购部总经理接待。这也意味着,如果处理得好,极有可能将一起“骗”案转化成一次成功的品牌推广与宣传案例。

  只是,这样的办法可以难得用一次,不能常用。用多了,就会起反作用了。特别是中间人李娟,即便比亚迪公司妥善处理好了此起事件,也要按照相关法律予以严惩,切不可让其他人效仿。对错必须有道界限,而不是任着性子做事。

返回列表